<address id="9vnrp"></address>

<form id="9vnrp"></form>
    <form id="9vnrp"></form>
    <address id="9vnrp"><nobr id="9vnrp"><progress id="9vnrp"></progress></nobr></address>

    <form id="9vnrp"></form>

    <form id="9vnrp"><nobr id="9vnrp"><meter id="9vnrp"></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9vnrp">
    中藥大全 | 明星八卦 | 健康曝光臺 | 網站地圖
     
    您當前位置:百家健康網_健康小常識|關心您健康的網站 >> 健康曝光臺 >> 前代理商爆料TST百元化妝品成本僅4元,反傳防騙人士:產品性質是判斷傳銷與否的第一步
     

    前代理商爆料TST百元化妝品成本僅4元,反傳防騙人士:產品性質是判斷傳銷與否的第一步

    來源:佚名 文章熱詞:前代理商爆料TST百元化妝品成本僅4元 加入時間:2021-12-30 12:26:01
     
    核心提示:12月29日,張庭夫婦公司涉嫌傳銷被查處的消息登上微博熱搜。 據媒體報道,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近日發布《關于查證函的回復》,公開披露了知名日化品牌“TST庭秘密”運營主體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

      12月29日,張庭夫婦公司涉嫌傳銷被查處的消息登上微博熱搜。

      據媒體報道,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近日發布《關于查證函的回復》,公開披露了知名日化品牌“TST庭秘密”運營主體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涉嫌利用網絡從事傳銷活動被查處的進展。由于該公司由林瑞陽、張庭這對明星夫婦實際控制,引起軒然大波。

      ▲TST大樓

      據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人員透露,此次被凍結的資金高達6億元(分兩次凍結,主體公司3億元和某代理、團隊長凍結3億元)。

      對此,“TST庭秘密”于12月29日凌晨在官方微博回應稱,上海達爾威是一家合法經營的公司,自成立以來始終遵從政府指導,堅持合法經營,依法納稅。目前公司運營一切正常,公司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工作。隨后,張庭、林瑞陽轉發該條動態進行回應。

      然而,“TST庭秘密”的官方回應并沒有平息爭議,反而讓“TST庭秘密”的更多“秘密”暴露在公眾視線之中。

      12月29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TST團隊前“董事長”級別的一位代理商,她講述了加入TST后眾叛親離的遭遇,以及TST化妝品高額售價背后的秘密。

      團隊前代理商:設置“董事長”制度,規避“傳銷”三級風險

      自2016年成為代理商以來,張女士(化名)經歷了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的代理設置的諸多更迭,最終成為了“TST庭秘密”團隊的一位“董事長”。

      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TST庭秘密”的代理總體分為兩個級別,藍卡和紅卡。開卡成為會員之后即是藍卡,完善資料、下載App(TST庭秘密)進行推廣后便是紅卡。

      ▲TST此前對外宣傳的紅卡獎金制度

      “藍卡紅卡”時期,張女士作為紅卡代理商發展下線后,其下線再發展的下線也會為張女士貢獻收益,此時代理層級已達到了三級,符合我國現行法律對“傳銷”的定義標準。而后為規避掉“三級”帶來的風險,“董事長”制度在TST公司橫空出世。

      張女士介紹,“董事長”脫離TST公司母體,自行成立公司,發展代理商,并由自己的代理商繼續發展代理商,由此規避了在TST公司進行三級分銷的風險。而要成為TST的“董事長”,需要拉夠一百人,同時保持每月10萬的業績。

      ▲TST此前對外宣傳的獎勵制度

      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為了保持自己做紅卡代理商的收益,拉夠100人之余,她加大囤貨以滿足每月10萬的業績要求。2016年,也就是成為代理商的第一年,她便憑借囤貨的業績成為了TST的“董事長”。

      眾叛親離,看到一百多塊的面膜同源商品成本僅4元方覺醒

      置身傳銷組織中的個人往往很難通過自己的力量認清現實,眾叛親離也難以覺醒,因此解救傳銷中的個體往往需要揭露傳銷真相、實地勸說。

      張女士表示,加入“TST庭秘密”團隊并成為代理這四年來,身邊的很多朋友陸續和她斷了聯系。每當這個時候,張女士的上線就會告訴她:“她們不理你,是因為你跳出了原有的圈層,和她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就這樣,張女士從紅卡代理變成“董事長”,在TST公司待到了第五年。

      2021年伊始,兩件事的發生讓張女士的代理生涯走向了終點。她先是在某電商平臺上看到TST一百多塊的面膜同源商品只有4塊錢的價格,意識到其中的暴利并深感不安,這時她還試圖寬慰自己這是化妝品行業應有的暴利。

      3月,兩名代理商利用TST商城APP抵用券漏洞薅羊毛獲利770萬元,二人聽從上級指示來上海配合調查,后因涉詐騙罪被上海青浦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之前都說代理是親人是家人,根本不是,這次我一下就醒了。”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當張女士表示不再繼續代理后,她的上線馬上將她微信拉黑。張女士回憶,自己與上線于2016年出游時結識,當時這位上線告訴她每個月可掙2萬元。

      張女士至今仍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掙得到2萬元,但她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發展下線的時候,我還說我每個月掙5萬呢,其實都沒掙到錢。”

      紅星新聞記者檢索發現,2021年3月19日,上海青浦警方官方微博公布了一起利用抵用券漏洞薅羊毛,從APP中獲利770萬余元的案件,并表示犯罪嫌疑人朱某男、李某女因涉嫌詐騙罪已被青浦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張女士表示,朱某男、李某女為TST代理商,涉事APP即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旗下商城。

      反傳防騙人士:產品性質是判斷傳銷與否的第一步

      12月24日,名為“李旭反傳銷詐騙團隊”的機構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發文,稱其在發查證函詢問TST庭秘密是否涉嫌傳銷、是否立案調查后,其接到了石家莊裕華區市監局的回復函。

      回復函稱,6月5日,該局對達爾威公司涉嫌傳銷立案調查,并逐級向上級報備。因其利用金融機構轉移或隱匿涉傳資金,該局已依法申請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進一步調查中。

      公開資料顯示,李旭為民間反傳銷人士,2006年開始投身反傳銷公益事業,于2012年成立了一家專業反傳銷研究、反洗腦救助機構。

      12月29日,李旭接受紅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紅卡藍卡代理商或者董事長制度已經是TST的舊傳銷模式了,它如今又有變化,他本人也會在近期再次發文解讀新模式。

      當紅星新聞記者向李旭求證新模式是否還屬于傳銷時,李旭表示“換湯不換藥“,TST這種微商模式很難真正離開傳銷的母體。

      李旭表示,區分微商、社交電商和傳銷,第一個標準就是看產品。

      “是不是三無產品,符不符合性價比,是以銷售產品為主還是以招代理(囤貨)為主,這些都是對傳銷產品的重要判別依據。”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12月29日上午,仍有TST代理商在抖音上直播帶貨,多個代理商微信正常工作。

      對于此事,12月29日下午,記者致電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接線人員表示“不做任何回答”。

      截至發稿時,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的商城客戶端“TST庭秘密”(蘋果端)、淘不庭(安卓端)仍在運營中。

      紅星新聞記者 張炎良 實習生 王辰元

     
     
     
    熱門欄目
     
    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免费
    <address id="9vnrp"></address>

    <form id="9vnrp"></form>
      <form id="9vnrp"></form>
      <address id="9vnrp"><nobr id="9vnrp"><progress id="9vnrp"></progress></nobr></address>

      <form id="9vnrp"></form>

      <form id="9vnrp"><nobr id="9vnrp"><meter id="9vnrp"></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9vnrp">